80��士���广�典音� 自�腰包举�公益讲座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湘潭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郑州轻工业学院信息门户_淮海工学院教务处
阅读模式

  她自�腰包买钢�,举�公益讲座�讲解音�会,自编自导音��剧 80��士���广�典音�

  本报记者 韩轩

  上周六,上�为��四��的讲解音�会�幕�工作,下�赶到北京CBD�园Vintage的首届棱镜MINI�剧节,首演自己�创的音��剧《�样的�魂》,然�进行长达一个��时的讲座;周日���演音��剧——这就是80��典音��广者姜�纹的一个周末。

  姜�纹是中央音�学院毕业的�士,两年�毅然��中央音�学院的工作,在�园担任“�典音�大师课�的主讲导师。�她并��园的员工,策划��的这些活动都�观众公益开放。“当年我��工作时,家人都觉得我很奇怪,但�在一点一点�起�,�在其中。�姜�纹�采�扬地说。

  �试��验�剧�广音�

  上周六下�,音��剧《�样的�魂》在�园良阅空间上演。��布置很简�,一张摆满书�和�谱的�桌,两张椅�,还有一�钢�,姜�纹身穿欧�衬衫�长裙,一边拉����一边走到了�上。

  这部讲述音�家费利克斯·门德尔�和他的��范妮·门德尔�的剧目,由姜�纹一人编剧�导演,她和�年钢�家刘云龙主演。故事�费利克斯·门德尔�拜访诗人歌德归�开始,�弟俩一起谈论音�并创作,�范妮作为女性�能出版自己的作�,她感到纠结而挣�。

  两�主演都出身音�科�,�剧中的音�表演相当多。良阅空间的�剧场并�算大,二人跟观众的�离�到两米,弟弟门德尔�讨论巴赫的音��格时,�弟俩�忆儿时创作时,范妮为女性的境�感到纠结时,都当场演�或歌唱。姜�纹把这次�验定义为音��剧,希望观众借用�剧的形�了解音�。

  她的新�试让观众感到新奇,一�观众在演出�说:“两�音�家的演�太好了,音��剧打开了�典音���幕�的界�,姜�师的�试让我们有机会深入到作曲家生活的时代��解音�,感动��

  ��工作自�腰包�普�

  能把����钢��声�表演和音��知识��剧目,得益�姜�纹的专业背景。她��学习�器和声�,�攻读音�学,是中央音�学院和�国���大学��培养的�士毕业生,并曾在中央音�学院�代远程音�教育学院工作。

  她的学习和工作��大概会让很多科�出身的�业者羡慕,�姜�纹有自己的想法,“当时的工作并�是教师岗�,�我是一个�常想把自己学到的知识分享给别人的人。�工作�久她打算��,到社会上��典音�的普�和�广,首先就�到父�的�对:“�么会有你这样的人,就算你愿��讲�典音�,�有多少人愿��呢?�

  这些�解没有拦�她,2017年10月起,离�的姜�纹开始�北京CBD�园Vintage�作,�为�典音�主讲人,一�就是两年。在这两年中,无论是她登�讲座,还是邀请大��家朱亦兵���四��等音�家举�讲解音�会,活动都是公益性质,大多数场次�费开放,有的象�性地�观众收�几�元�甚至�至一元的费用。姜�纹�仅是义务劳动,还自己�腰包买了一�三万多元的二手钢�,放在�园供活动使用。

  “我平时会教几个孩����,这是学音�的人最‘�始’的赚钱�法了��姜�纹哈哈一笑,�让她有这样的�想和“执念�呢?都说三�看�,她��爱�的“游��,就是拿�粉笔头,在家里的大衣柜侧�上写写画画,�装在给学生上课。“我读���本科时,�常在没人的教室里写�书,自己��音��课。�她��嘴笑,“当时还怕人看到笑�,写了一整黑�的�书,下课赶紧擦�就走了。�

  �普��能高冷也�能业余

  �过两年的时间,姜�纹和常��园的市民都�为朋�,常有人跟她点�说,下次想�她讲哪�作曲家的主题。若问和观众打�一片的秘诀是什么,姜�纹说:“��把他们想得太简�。�

  纵观�在的�典音�普�,�少�留在感性分享的层�。为了破除高雅艺术高高在上的误区,主讲者总说“�典音��必懂�“�典音�其�也很好��,至�音符�曲��结�等��知识,很多人�敢讲。“都�在这个时代了,�手机里没有点学习��知识的APP,大家都有终身学习的能力。�姜�纹觉得,观众��引领,她就曾在讲座中试讲�谱,观众�得津津有味。“如�你�讲简�的内容,观众以为�典音��有这些,永远�知�有别的东西�以了解。�

  �次�活动时,她都�翻查无数外文�料和�论资料,�转化�观众����的�题。就�在这次的音��剧中,她让剧中的弟弟门德尔���肖邦的音��格,以略带嘲笑的心�演�了肖邦的作�,“我的��没有一�废�,都是��弟俩的家书中摘出�的,�映的都是当时社会对音�的看法。�

  姜�纹说,她作为一个�学院走出�的�典音��广者,�对的都是“用脚投票�的观众。“一�希望圈外的人觉得我特别高冷,二�希望圈内的人嫌我讲得太业余。�姜�纹很笃定,“既然想�自己想�的事,就��对别人的检验,我也�怕别人�检验。�

�编辑:白嘉懿】

猜你喜欢